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傀儡新娘:撒旦公爵的逃妻

傀儡新娘:撒旦公爵的逃妻_分节阅读_4

    (  @内兄**说网@超速更新@)

    你了!

    优美的白**手指弹了弹,七八个黑衣杀手立即从四面向那两人包抄,却在过程中不时倒下一人!

    “身手枪法真好,可惜我们现在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伊藤裔犹如鬼魅一样越过部下的尸体,向宫洛珣与暮颜**近——

    该死,要没子弹了!

    再一次**净利落的解决一名杀手的宫洛珣,额角渐渐泌出了冷汗!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群杀手为什么迟迟不xx给了他先机,但情况并不见得会有多好,当他弹尽粮绝,被打**马蜂窝的人绝对就是自己跟阙暮颜!

    “阙暮颜,我数三声,你就跑,**回头,跑得越远越好!离开了温室你就安全了,因为外面有我的人!”

    果断的作出判断,宫洛珣**的睇了脸**苍白的暮颜一眼,咬牙命令!

    如果这一劫他过不了,那么他希望她至少是安然无恙的!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暮颜屏息的看着他!

    “我会追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仿佛是给她保证又是发誓,他将手上的一把银**手枪塞进了她手里,“枪里还有两颗子弹,****费!快走!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冷佞的俊颜,心里涌起一**悲楚,却只有听从的份——她比谁都清楚,这种状况之下,她在这里对他而言反而是种拖累!

    她无言的转身,紧握着枪,猫着身体向前狂奔——

    阙暮颜,你要好好的。

    宫洛珣嘴角泛出一丝冷涩,耳边的悉索声让他神**迅速一正,恢复冷佞无情,紫眸闪着寒光的举枪——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轻微的响声过后,又有两名杀手应声倒下!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却同时有子弹挟带着凌厉的风势擦过他的颊边,砰的一声嵌入宫洛珣身后的树木木身之中,一阵**的刺痛从擦过的地方蔓延开来,温热的腥味**紧跟着泌了出来!

    宫洛珣大骇,心**狂跳的闪到一棵树后面,却不知,这样一来,他的整个身体暴**在了隐藏在斜对面树丛中的伊藤裔的枪口之下!

    宫洛珣,第一发子弹算你走运,第二发……就没有那么幸运啰!十亿美金,还有暮颜,我伊藤裔收下了!

    伊藤裔双**眸瞳闪着暴戾的残杀光芒,**的扣下扳机——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宫洛珣!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竟有一道曼妙的黑**纤影从斜里冲了出来,挡在了宫洛珣的身前!

    夺命的凌厉子弹带着无法阻挡的速度凶狠的嵌入了雪****之中,鲜**喷涌而出,迅速染红了黑**的华丽黑莲礼服——

    (第二更完毕。这一章写的**了一点,(*^__^*)嘻嘻……,费了点时间。)

    第3卷【黑暗盛宴】第七十七章谁的世界,分崩离析

    夺命的凌厉子弹带着无法阻挡的速度凶狠的嵌入了雪****之中,鲜**喷涌而出,迅速染红了黑**的华丽黑莲礼服——

    折回来的暮颜身体晃了晃,喉间涌上一**浓烈的腥甜,**腔剧痛,眼前的世界,瞬间天旋地转黯然黑白!

    赶上了x。

    阙暮颜,你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。

    她浅浅的笑着,苦涩之中带着自嘲,冷幽的美丽黑瞳瞳孔渐渐的放大,涣散,却在即将黑暗之际,涣散的目光不觉意中,掠过一对惊愕的不敢相信的懊恼双**眼眸——伊藤裔?竟然是你?

    她吃力的眨了眨眼,身体失去全部的重心,颓然倒下!

    “阙暮颜!!!”

    转身的宫洛珣,只来得及接住她颓然向后倒下的身体,凄厉的大吼!

    她倒在他的怀里,触目惊心的鲜**从左**房之上的弹孔喷涌而出,染红了她的雪****,亦浸透了那袭妖娆的黑莲晚礼服——宫洛珣的紫**瞳孔惊恐的放大,心**像被人悬空之后**的栽入黑冷的冰渊之中,浑身冰冷,心**竟痛得难以呼吸,从来未有过的恐慌铺天盖地而来,斑斓**彩的世界转瞬黑白!

    阙暮颜,原来我竟然……**上了你!

    一颗**毫无征兆的从眼角滚下,顺着优美的下巴滴落在暮颜的苍白失**的脸颊上!

    暮颜涣散的黑瞳缩了缩,宫洛珣,你哭了?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……唔……出现幻觉了么……呜!”她费力的张口,满口的浓烈腥甜跟着溢出了她的嘴角,**口剧痛的痛楚痛得她身体一阵**,失焦的视线爬上了黑**的点——

    可是,却是不错的幻觉呢。

    暮颜笑了,淡淡的。

    认命的闭上沉重的眼皮,眼角滑下一抹**亮——**,她回不了了吧?好想回**x……

    终于是周身的黑冷。

    暮颜!!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隐身树丛的伊藤裔,看着她的手颓然掉落在草地上,身体晃了晃,邪气的嘴角咧开一抹比哭更难看的笑容,发白的白**修****指**然扯下通讯器,**的一拳砸上身体****的树身,脚步不稳的转身而去,气息紊**,双**眸瞳被哀绝黑冷所占据!

    原来,心死是如此简单的一件事……暮颜,我伊藤裔穷极一生的幸运,也无法再遇到你了吧!

    “阙暮颜……?暮颜?”

    宫洛珣冰凉的手指**的触上安静的闭上了冷幽黑瞳的雪颜,暮颜像xx着了一样,那么安静的闭合双眸——

    “阙暮颜,我不准你死,不准!”

    谁也不能抢走她,就算是阎王也不能,她只能是他的!

    宫洛珣像发狂的负伤野**一样悲愤的嘶吼,一双邪佞的紫瞳像被**泪浸过的**,迅速抱起怀里逐渐冰冷的暮颜跌跌撞撞的在温室之中拔**狂奔——医院,医院在哪里!!

    “洛!”

    听到好友嘶吼的尊星刻终于赶了上来,满地的鲜**让他心凉了下去,抬目四顾,只是来得及看到好友在葱郁的植物之间跌跌撞撞的狂奔身影!

    “云霄,传令下去,启动尊**‘屠魔令’,全力追杀伊藤裔!”

    该死的伊藤裔!

    尊星刻咬牙切齿的紧咬着牙关,冷酷的俊脸上咬肌**愤的**动着,睿智的星眸**出极寒的残酷杀光,一边追着好友的身影全力奔跑,一边命令道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……偶不想说话了。还有一更。)

    第3卷【黑暗盛宴】第七十八章夜未央(1)

    贝尔法斯特市中心的**人贵族医院。

    手术灯**亮的急救手术室前。

    宫洛珣浑身染**,高大的身躯紧绷着全身神经僵站在手术室**前,**渐歇的有着深沉痛楚与暴躁的邪佞紫眸,死死的盯着**上那盏红**的手术灯!

    为什么还不变**绿**!

    已经好几个**时了!

    给我变x!

    他在心里狂躁的咆哮着,指关节早已紧握得煞白,本来略有些平歇的紫眸,瞳孔深处,黑紫**的焦虑暴躁之**再度开始**!

    阙暮颜,你不准有事,不准!

    你不能在侵占了我的心之后妄想就这样**下我离开!

    发狂似的**一拳砸上旁边**的墙壁,尔后再一拳,殷红的**点沾染上了**的墙壁,可他恍然不觉得**!

    珣少爷!

    雷森倒**了口冷气!

    尊星刻一个箭步上前,黑眸沉沉的一手抓住宫洛珣就要落下的第三拳,**他的自残动作:“洛,够了,冷静些!”

    笨蛋洛,沦陷得这么深……唉,也就是说他的未来老妈要没了是吧?

    坐在等候椅上的尊御人,瞄了一眼宫洛珣,再度无**打采的垂下头。

    没了就没了呗,只要人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心底里积压的深沉冷怒压抑与狂躁不安像找到了缺口,宫洛珣冷冷的转过脸,邪佞紫眸里翻涌着黑冷的利芒,**的刺入尊星刻的眸底——“为什么你不早点赶到?你明明知道我有危险不是么!”他一字一字的咬牙,手腕xx的挥开尊星刻僵住的大手,迁怒于尊星刻!

    只要他早到一分钟,她就不会xx!

    尊星刻哑口无言!

    冷峻的下颌一阵绷紧,是x,只要当时他早到一分钟,那么此刻……

    x,该死!

    他疯了,他竟然把自己的错迁怒到好兄弟身上!

    明明就是自己的肆意任**妄为,才让自己身陷险境,顺带的拖累了她!

    看着好友紧绷的轮廓线条,宫洛珣的紫眸像被刺了一下,后悔的懊恼稍稍冲淡那**焦躁,他低咒着隐忍的闭了闭眼,努力的做了个深呼吸将:“抱歉,星刻,我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**,我懂你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星眸闪过一抹什么,尊星刻释然的耸耸肩膀,手再度搭上宫洛珣紧绷的肩膀,xx的nie了nie,**他放松了神经,“别担心,‘晓’**的人,一向很**寿。”

    唯独御人的母**不是。

    尊星刻的星眸深处,掠过一抹殇**。

    “……**进去。”宫洛珣微微垂下了头,冷静下来的邪佞紫眸,闪着幽幽的光芒!

    他要进去陪着她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绝对不会让她死的。”宫洛珣侧过脸,对他勾了勾绯**薄**,邪肆张扬一如往昔那个抢婚事件之前的宫洛珣!

    尊星刻星眸再次闪过一抹异**,坚毅的嘴角扬起复杂的欣慰笑容。

    那个洛,总算是回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也就是代表……

    “雷森,替我准备消毒还有消毒衣,快!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急救室的**开了又再度关上。

    尊星刻转身返回等候椅上坐下,大手****歪头沮丧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,身躯沉沉的靠着椅背,闭眼轻笑。

    “儿子,老爸要失恋了。”

    真快,不过是一个晚上,就从一见钟情飞跃到失恋。

    “老爸,我认**妈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尊御人不死心的眨巴着狡黠的邪魅黑眸!

    “可以x,等她醒来就认吧。”

    夜,还很**。

    (二更完毕咧,嘿嘿。)

    第3卷【黑暗盛宴】第七十九章夜未央(2)

    **口好痛,好像要炸开了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四周都那么的黑,那么的安静,那么的冷?

    为什么我不能动?

    好累,好想xx……

    暮颜恍惚的全身无法动弹的躺在什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,努力的想睁开犹如千斤之重的眼皮,却徒劳无功,深沉的疲倦像蔓藤一样缠上她的身体,恍惚的神思逐渐**离飘散——

    “嘀——”

    手术台旁边的仪器突然发出**鸣声,跳得极缓慢的曲线轻微起伏的心电图,兀然从曲线变**了一条直线!

    “dr·莱斯,伤患心**停止了跳动!**压,脉搏正在快速的下降之中!”

    专业护士额角滑下了密密的冷汗!

    “立即准备心**复苏急救。”dr·莱斯头也不抬,取出最后的子弹碎片,专心致志的缝合最后的伤口!

    “阙暮颜!”

    身穿消毒衣带着口**的俊美男人,邪佞紫眸里冷静尽失,焦虑狂**的出现在急救手术室里!

    dr·莱斯**明的眼眸闪过一抹什么,却没有抬起头,而是**净利落缝合最后一针,打结,剪口一气呵**,身躯急向后退,“开始电击心**!”

    “莱斯,手术……”

    宫洛珣浑身冰冷的看着发出**鸣,变**一条直线的心电图,眼前一阵发黑,冰冷的身体几乎当场栽倒——阙暮颜,你怎么可以!

    “现在才是最危险的时刻,能不能撑过去就看她自己的求生意志,如果现在有人能**起她的求生意志,**功几率就会大很多!”dr·莱斯冷眼看着手术台上正在紧张进行的心**电击急救,那颗子弹距离她的心**位置只有一公分,心**动力的急速衰竭是意料中事!

    宫洛珣本冷如死灰的邪佞紫眸迅速燃起了一丝希望!

    有了!

    他一个箭步冲到手术台的另一侧,微凉的手紧紧的**暮颜苍白冰凉的右手,狂**的紫眸迫切的紧锁着氧气**之下的清丽惨白容颜,嗓音**的命令:“阙暮颜,我命令你给我撑下去,你若敢就这么走了,我发誓,我宫洛珣会让你整个阙**,包括你的哥哥阙羽联在内的一切一起为你陪葬!你听到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很清楚我的个**,我一向说到做到,你不想整个阙**为你陪葬就给我好好的活下来!”

    他狂**的六神无主的威胁着她!

    他在赌她对她**人的**,可是他输不起!

    可是好几分钟过去了,他甚至可以闻到电击器点击发出的微微焦味,心电图上的那条直线像冻结了一样,连一丝**动的迹象都没有!

    氧气**下的她,那么的苍白脆弱安静,就像永远都醒不过来了一样——

    **她冰凉的优美**指几乎要把她的手指nie碎般煞白!

    ——宫洛珣,你会有报应的!

    她曾经说过的话却在这时闪过他脑海!

    阙暮颜,这就是你所说的报应么?你要这样惩罚回来么?

    诡异的痛楚**气涌上紫**眸瞳!

    “阙暮颜,整个阙**为你陪葬,你也无所谓了么?”宫洛珣悲绝的沧冷低笑起来,可是那笑声停在dr·莱斯与众护士耳里,却被哭声还要让人心酸,“如果是这样,我**全你,让阙**为你陪葬!”

    谁……

    谁握着她的手,好暖……

    谁又在叫她?

    让阙**为她陪葬?为什么?

    最后一丝神思消失殆尽之际,暮颜涣散的些许潜意识被拉了回来,她努力的想听清楚那人的话,却怎么也听不清——

    “阙暮颜,我宫洛珣求你,**离开我,我承受不住,我会疯的……”

    低低的宛如负伤的**的呜咽,那么清晰的穿透重重的**雾,直达暮颜涣散的深层潜意识!

    谁在哭……?

    宫洛珣?

    频临崩溃边缘的宫洛珣,呜咽着把俊脸埋在她苍白冰凉的手心,眼角处,**光一闪而过,**的**珠滴落她的手心!

    超过了医学上限定的电击心**急救时间,护士们都停下了电击的动作,动容的,鼻子酸酸的站在一旁默默看着眼前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dr·莱斯压抑隐忍的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到此为止了。

    “嘀!”

    冻结的心电图直线,却在这时紧促的跳动了一下!

    这一跳,牵扯了整个手术室里的人的心,众人屏住呼吸的睇着心电图屏幕,生怕是幻觉!

    宫洛珣亦屏住了呼吸,却动都不敢动一下,绷紧着身体,生怕一抬头这份脆弱的希望就会被粉碎殆尽!

    “嘀!嘀!”

    心电图的直线再度**动了两下——

    宫洛珣遽然抬起了头——氧气**下的清丽苍白俏颜,被微弱呼吸的造**的**的雾气朦胧了一层!

    一**狂喜骤然席卷了他的身心,他回头求证:“莱斯!”

    “奇迹。”

    dr·莱斯扯掉了口**,不可思议的对他竖起了大拇指,嘴角的笑容**深**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3卷【黑暗盛宴】第八十章消散的烟幕

    公海之上。

    豪华的白**大游轮正航行在深蓝的一望无际的**幕之上。

    明亮的阳光洒落在海面上,折**着钻石般的光芒,最接近阳光的上层海**,在阳光之下澄澈冰绿,煞是漂亮。

    “我竟忘了幻羽居的千面阎君‘千羽’……!该死!”

    早知道吹海风可以让脑袋的思维这么清晰,头脑这么的清醒,他就算是头痛**裂也该出来吹海风!

    甲板上,一身白**悠闲装打扮的冰颜俊美男子颓然坐在固定的躺椅之上,清冷的锐利眼眸仿佛想通了什么,微攒着漂亮的剑眉,修**的手指按着隐隐作疼的太阳**——不是一个月前被宫洛珣的烟幕骗到,当日出海追寻**妹妹的阙羽联又是谁?

    “羽。”

    蜜雪儿担忧的走上甲板,来到丈夫身前,“你的感冒**头痛还没有好,海风这么大,头痛会加重的,回**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雪儿,我该早一点出来吹吹海风,让自己的脑袋早一点清醒!”

    阙羽联如雪的清冷黑眸,在**妻的脸容映入眼底时涌现一抹**,什手把妻子拉入怀里,冷峻的俊脸搁到她****的肩膀上,很是懊恼。

    他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!

    “又是在想暮颜可能的下落?”

    蜜雪儿鼻端有些酸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都追到了公海,却仍是没有找到带走暮颜的那艘轮船,她有些怕……

    “**。”

    阙羽联清冷的锐利眸子,掠过一丝暴戾之**。

    “雪儿,我还是在怀疑‘他’!不,我确定是‘他’做的,”

    “咦,可是你不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蜜雪儿心一凉,惊疑的回头看着丈夫,他不是说,洛的**人飞机上,没有暮颜么?!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忘了一件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阙羽联清冷的锐利眼眸泛出浓烈的暴戾之**,下颌绷紧!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蜜雪儿屏住了呼吸!

    “最擅**易容的幻羽居的千面阎君‘千羽’,他当时在xx!”阙羽联暗暗的咬着牙,心头涌上一阵杀人的**冲动,一字一字的说!

    那日他在宫洛珣的**人飞机之上看到的那个仅裹着白****单的**子,绝对是他的暮颜!

    是戴了千羽所做的易容面具的暮颜!

    是他可怜的暮颜!

    那**子身上暧昧的红痕,肩膀上狰狞的咬伤,一幕幕在阙羽联的脑海里回放,就像冰冷的刀刃一刀一刀的刮过阙羽联的心**,他愤怒的握紧了双拳,指节泛青,浑身冒出冰冷的火焰!

    宫洛珣,你竟敢对暮颜犯下那样的罪!